經典案例

                匯都律師提供法律顧問律師和在線律師咨詢,匯都北京律師事務所專業北京律師咨詢團隊,匯都北京律師事務所與多家律師事務所建立合作關系,北京律師事務所排名,顧問律師咨詢團隊,匯都律師全稱北京匯都律師事務所

                首頁>>經典案例

                來源:   作者:   發布日期:2019-03-11

                北京市海淀區汽車駕駛學校與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等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發布日期:2014-06-06    來源裁判文書網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4)一中民終字第02608




                上訴人(原審原告)北京市海淀區汽車駕駛學校,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區北安河鄉河灘。

                法定代表人張燕晨,校長。

                委托代理人李保衛,男,1962年26日出生,北京市海淀區汽車駕駛學校安全科科長。

                委托代理人王國華,北京市東清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蒲佳,男,1992年107日出生。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王訓超,男,1986年128日出生。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北京達世行華威勞務服務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陽區南八里莊商業綜合樓E單元。

                法定代表人王綱,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陸登登,男,1985年57日出生,北京神州汽車租賃有限公司法務經理。

                委托代理人李志強,男,1985年326日出生,北京神州汽車租賃有限公司法務人員。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北京神州汽車租賃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陽區望京中環南路甲2號三層。

                法定代表人陸正耀,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陸登登,男,1985年57日出生,北京神州汽車租賃有限公司法務經理。

                委托代理人李志強,男,1985年326日出生,北京神州汽車租賃有限公司法務人員。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東城區朝陽門北大街17號。

                負責人馮賢國,總經理。

                上訴人北京市海淀區汽車駕駛學校(以下簡稱海淀駕校)與被上訴人蒲佳、王訓超、北京達世行華威勞務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服務公司)、北京神州汽車租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租賃公司)、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以下簡稱保險公司)因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2013)海民初字第21362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海淀駕校之委托代理人王國華、李保衛,被上訴人蒲佳,被上訴人王訓超,被上訴人服務公司以及租賃公司之委托代理人陸登登、李志強到庭參加了訴訟。保險公司經本院合法傳喚未到庭應訴。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海淀駕校在原審法院訴稱:2012年1223040分,在北京市海淀區西三環北路萬壽寺路西口,蒲佳駕駛服務公司所有并在保險公司投保交強險及5萬元不計免賠商業險的京P6PN**號小轎車由南向東行駛時,小轎車前部與路中心護欄接觸后駛入逆行起火,后又將高貴龍停放在道路東側我校所有的京AL24**號大客車引燃燒毀,造成護欄損壞,兩車損壞。事故經交通管理部門認定蒲佳負全部責任,蒲佳駕駛的車輛是王訓超從租賃公司租賃的,該車輛屬非營運性質,我校認為服務公司與租賃公司將非營運車輛用于出租存在過錯?,F起訴要求蒲佳、王訓超、服務公司、租賃公司、保險公司賠償我校車輛損失費390000元、車輛購置稅33333元、租車費90300元、停車費49500元,并負擔訴訟費。

                蒲佳在原審法院辯稱:我對事故事實及責任認定無異議,我駕駛的車輛是王訓超從租賃公司承租的,租賃公司在其網站上承諾的商業三者險為200000元,而實際投保的商業三者險僅為50000元,我同意承擔賠償責任,但認為海淀駕校主張的租車費與事故無關。

                王訓超在原審法院辯稱:我對事故事實及責任認定無異議,蒲佳駕駛的車輛是我從租賃公司承租的,我將車輛借給蒲佳使用并沒有過錯,故不同意承擔賠償責任,同時認為海淀駕校主張的車輛損失費、停車費過高,租車費與事故無關。

                服務公司在原審法院辯稱:我公司對事故事實及責任認定無異議,我公司是租賃公司的子公司,同時是京P6PN**號車輛的所有人,該車輛是王訓超從租賃公司承租的,我公司雖為車輛所有人,但不存在過錯,故不同意承擔賠償責任,同時認為海淀駕校主張的車輛損失費過高,租車費與事故無關。

                租賃公司在原審法院辯稱:我公司對事故事實及責任認定無異議,服務公司是我公司的子公司,京P6PN**號車輛是王訓超從我公司承租的,我公司不存在過錯,故不同意承擔賠償責任,同時認為海淀駕校主張的車輛損失費過高,租車費與事故無關。

                保險公司在原審法院辯稱:我公司對事故事實及責任認定無異議,蒲佳駕駛的車輛在我公司投保交強險及5萬元不計免賠商業三者險,因服務公司將非營運車輛用于出租,違反了商業三者險的約定,故我公司只同意在交強險限額內賠償,不同意在商業三得險限額內賠償,同時我公司認為海淀駕校主張的車輛損失費過高,租車費與事故無關且屬于間接損失。

                原審法院審理查明:2012年1223040分,在北京市海淀區西三環北路萬壽寺路西口,蒲佳駕駛在保險公司投保交強險及5萬元不計免賠商業險的京P6PN**號小轎車由南向東行駛時,小轎車前部與路中心護欄接觸后駛入逆行起火,后又將高貴龍停放在道路東側海淀駕校所有的京AL24**號大客車引燃燒毀,造成護欄損壞,兩車損壞。事故經交通管理部門認定蒲佳負全部責任。

                經查,京P6PN**號車輛屬于非營運性質,車輛所有人為服務公司,該車輛由王訓超從租賃公司承租后借給蒲佳使用。

                海淀駕校主張車輛損失費、車輛購置稅,提供了:1、行駛證、機動車登記證,記載:京AL24**號大客車的品牌為福田牌、發動機號為A64MAC00007、車輛性質為非營運、注冊日期為201257日。2、購車發票,記載:日期為2012420日、購貨單位為海淀駕校、廠牌型號為福田牌、發動機號為A64MAC00007、價稅合計390000元。3、通用完稅證,記載:日期為201254日、納稅人名稱為海淀駕校、稅種為車輛購置稅、實繳金額為33333元。

                海淀駕校按照每天1100元標準主張20121225日至2013317日的租車費,提供了:1、租車合同,記載:承租方為海淀駕校、出租方為北京迪士達汽車租賃公司、合同期限自20121225日至20131225日、租金為1100元/趟。2、北京迪士達汽車租賃公司證明,內容為:我公司與海淀駕校于20121225日簽訂租車協議,按每天單車單程1100元計算。3、行駛證,記載:車輛號牌為京AH21**、品牌為宇通牌、所有人為北京迪士達汽車租賃公司。4、租車費發票,記載:收款單位為北京迪士達汽車租賃公司、總金額為107800元。

                海淀駕校按照每天150元標準主張20121224日至20131118日的停車費,提供了北京四季京環停車場管理中心證明,內容為:京AL24**號大客車于20121223日存放于海淀區柴客墳停車場,收費標準為白天(7時至21時)2.5元/15分鐘,夜間(21時至次日7時)2元/2小時。

                海淀駕校未提供停車費發票。

                海淀駕校稱京AL24**號大客車尚未辦理報廢手續。

                審理中,蒲佳申請對京AL24**號大客車在20121223日的車輛價值及殘值進行鑒定,法院委托北京聯首資產評估事務所有限公司鑒定,因蒲佳拒絕繳納評估費,故鑒定終止。

                蒲佳提供了從租賃公司網站查詢的服務規則,記載租賃公司承諾商業三者險限額為20萬元。

                租賃公司提供了商業三者險保險單,其中重要提示第4條內容為:被保險機動車因改裝、加裝、改變使用性質導致危險程度顯著增加及轉賣、轉讓、贈送他人的,應當及時通知保險人并辦理變更手續。

                保險公司提供了商業三者險條款,其中第十八條第2款內容為:在保險期間內,被保險機動車改裝、加裝或被保險家庭自用汽車、非營業用汽車從事營業運輸等,導致被保險機動車危險程度顯著增加的,應當及時書面通知保險人。否則,因被保險機動車危險程度顯著增加而發生的保險事故,保險人不承擔賠償責任。

                原審法院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雙方當事人陳述、交通事故認定書、詢問筆錄、機動車登記證、行駛證、購車發票、完稅證、租車合同、租車證明、租車費發票、租車單、驗車單、結算單、停車證明、車輛信息、駕駛證、服務規則、鑒定機構說明、商業三者險條款、保險單等。

                原審法院判決認為:同時投保交強險和商業三者險的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當事人同時起訴侵權人和保險公司的,人民法院應當按照下列規則確定賠償責任:(一)先由承保交強險的保險公司在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業三者險的保險公司根據保險合同予以賠償;(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權責任法的相關規定由侵權人予以賠償。

                此次事故經認定蒲佳負全部責任,蒲佳所駕車輛在保險公司投保交強險,故保險公司應在交強險限額內先行承擔賠償責任。蒲佳所駕車輛雖在保險公司投保了5萬元商業三者險,但租賃公司作為專業的汽車租賃公司將服務公司所有的非營運性質的車輛用于專門的出租業務并以此盈利,屬于改變車輛使用性質致使車輛危險程度顯著增加的行為,且租賃公司及服務公司均未及時書面通知保險公司并辦理變更手續,違反了商業三者險條款的約定,故保險公司不應承擔在商業三者險限額賠償的責任。

                關于海淀駕校超出交強險的損失,法院認為,蒲佳負事故的全部責任,其作為事故的直接責任人應當承擔賠償責任。租賃公司與服務公司雖將非營運車輛用于出租盈利,但對于事故的發生不存在過錯,故不應承擔賠償責任。王訓超將其從租賃公司承租的車輛出借給蒲佳使用,對于事故的發生不存在過錯,亦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蒲佳申請對海淀駕校的車輛在發生事故當日的車輛價值及殘值進行鑒定,后因其拒絕繳納鑒定費用,致使鑒定終止,應視為其放棄了鑒定申請,蒲佳應承擔因此產生的不利后果。

                現海淀駕校主張的車輛損失費、車輛購置稅,理由正當,法院予以支持;海淀駕校主張租車費的標準適當,期限過長,交通事故認定書已認定海淀駕校的車輛在事故中燒毀,該校即應及時履行車輛報廢手續并重新購置車輛,故法院酌情支持海淀駕校60天的租車費;海淀駕校主張停車費,雖提供了停車收費標準的證明,但未提供交納停車費的證據,不足以證實該校已實際產生停車費以及停車費的具體金額,故法院不予支持。

                經核實,海淀駕校的損失為:車輛損失費390000元、車輛購置費33333元、租車費66000元。

                關于蒲佳所稱租賃公司實際投保商業三者險的限額未達到該公司承諾的限額一節,屬于租賃合同糾紛,不屬于本案的審理范圍,蒲佳可與租賃公司另行解決。

                綜上所述,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四條第二款、第十五條之規定,判決:一、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于判決生效后七日內賠償北京市海淀區汽車駕駛學校車輛損失費人民幣二千元;二、蒲佳于判決生效后七日內賠償北京市海淀區汽車駕駛學校車輛損失費三十八萬八千元、車輛購置稅三萬三千三百三十三元、租車費六萬六千元,以上共計人民幣四十八萬七千三百三十三元;三、駁回北京市海淀區汽車駕駛學校其他訴訟請求。如果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海淀駕校不服原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海淀駕校認為,租賃公司與服務公司將非出租車違法租賃給王訓超盈利存在過錯,應該承擔賠償責任。租賃公司對外承諾的三者險為20萬,但實際只有5萬,租賃公司應該承擔責任。王訓超未經同意將車輛租借給蒲佳存在過錯,應當承擔責任。事發時,車輛剎車沒有減速效果,說明車輛存在瑕疵,租賃公司具有過錯。對保險公司5萬元的商業險,保險公司應該承擔。我方的停車費應該支持而未支持。據此,請求二審法院撤銷一審判決,判令被上訴人共同承擔責任,支持我方的全部訴訟請求。

                服務公司以及租賃公司答辯稱:我公司租車并沒有過錯。王訓超是否超過租賃期限是合同問題,與本案的損害無關。車輛瑕疵的問題根本不存在。商業險應該由保險公司承擔。我們投保時提供了很多的證件,且投保的車輛有二千輛左右,對于租賃車輛的性質,現在規定的是非營運,而不是營運性質。

                蒲佳答辯稱:同意上訴人的意見。

                王訓超答辯稱:同意一審判決。

                保險公司經合法傳喚,未到庭應訴。

                本院經審理查明:原審法院判決認定的證據真實有效,據此認定的事實無誤,本院予以確認。

                另外,本院補充查明如下事實:

                一、服務公司的經營范圍包括:勞務派遣、汽車租賃。

                二、本案商業第三者責任險保險單(正本)特別約定:1、由神州租車出險地分公司(出險地無神州租車分公司的由就近神州租車分公司)辦理理賠手續。2、賠款一律支付神州租車北京總部。

                以上事實還有當事人在二審期間的陳述在案佐證。

                本院認為:本案租賃公司與王訓超之間存在租賃合同關系,租車期間發生的事故與租車行為無關。海淀駕校認為所租車輛剎車有問題,對此沒有提供證據證明。王訓超是否超期租賃,屬于租賃合同履行問題,與本案損害的發生沒有關聯。因而,租賃公司的租賃行為在本案中不符合侵權行為的構成要件,不應該承擔責任。

                王訓超在租賃期間將車輛借給蒲佳使用,蒲佳具有駕駛資格,且事發時無醉酒等情形。根據侵權責任法第四十九條之規定,因租賃、借用等情形機動車所有人與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時,發生交通事故后屬于該機動車一方責任的,由保險公司在機動車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不足部分,由機動車使用人承擔賠償責任;機動車所有人對損害的發生有過錯的,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雖然王訓超并非車輛所有人,但其出借行為亦無過錯,符合上述法律規定意旨,故王訓超不應該承擔責任。服務公司根據上述規定,亦不應承擔責任。

                海淀駕校所主張的停車費,沒有實際發生的證據,不能證明其發生的數額,故本院不予支持。

                對于海淀駕校以及租賃公司所主張的商業險問題,本院認為:

                租賃公司的租賃行為系有償的使用權暫時轉讓行為,其租賃之后,該車輛并沒有發生貨物運輸或者旅客運輸等運營事實,而是出于滿足承租人代步等需要的自用行為,而此并非營運行為。保險公司在本案中沒有提供租賃公司車輛必須登記為營運車輛的相關依據,也無證據證明駕駛人實際從事了運營活動,故本案中車輛性質是否發生變化目前并不充分。另外,從本案中保險合同特別條款的約定來看,保險公司在簽署保險單時,已經知道或者應該知道該車輛的用途系租車。否則,如果公司在普通用車三者險中約定神州租車分公司的相關事宜不符合常理。再者,租賃公司稱其公司與保險公司之間的保險合同中車輛性質均為非營運,此涉及保險公司與租賃公司合同訂立情況,而保險公司在本案中經合法傳喚未到庭應訴,導致該問題無法查明,應由保險公司承擔不利后果。綜上所述,本院認為,保險公司應該承擔本案商業險五萬元的賠付責任。至于商業險額應該是二十萬還是五萬元的問題,屬于合同糾紛,與本案無關。

                綜上所述,海淀駕校合理的上訴請求,本院予以支持。其他訴訟請求,本院予以駁回。原審法院對商業險的處理不當,本院予以糾正。保險公司經合法傳喚,未到庭應訴,本院缺席審理。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四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四條第二款、第十五條、第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四條、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2013)海民初字第21362號民事判決第一項;

                二、撤銷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2013)海民初字第21362號民事判決第二、三項;

                三、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根據商業第三者責任保險合同于本判決生效后七日內賠償北京市海淀區汽車駕駛學校車輛損失費人民幣五萬元;

                四、蒲佳于本判決生效后七日內賠償北京市海淀區汽車駕駛學校車輛損失費三十三萬八千元、車輛購置稅三萬三千三百三十三元、租車費六萬六千元,以上共計人民幣四十三萬七千三百三十三元;

                五、駁回北京市海淀區汽車駕駛學校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一審案件受理費四千七百一十六元,由北京市海淀區汽車駕駛學校負擔六百一十八元(已交納);由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負擔五百四十二元(本判決生效后七日內交納);由蒲佳負擔三千五百五十六元(本判決生效后七日內交納)。

                二審案件受理費九千四百三十二元,由北京市海淀區汽車駕駛學校負擔八千三百八十二元(已交納);由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負擔一千零五十元(本判決生效后七日內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陳 偉

                代理審判員  趙小軍

                代理審判員  王國慶

                 

                二〇一四年五月十九日

                書 記 員  張穎嵐


                上一篇:指令云南高院對職務侵占案再審--遲來的、波折的爭議

                下一篇:北京法院召開“趙鑫法官先進事跡”新聞發布會

                閱讀排行

                匯都快訊--我所接受與富力集團合作,參與某市中心村改造項目提供法律服務
                榮譽
                涉外刑事如何聘請律師
                大規模非法買賣個人信息侵害人格權和社會公共利益
                分享按鈕 和尚与少妇野战